文桑小说

序章一 逆神 2

    序章一 逆神 2 (第1/3页)

      老瓢听着有点起鸡皮疙瘩,愣了一下才想明白,客人的声音很奇怪,没有任何起伏,更不带什么感情,一个字一个字单独蹦出来,彼此没什么关联。老瓢小时候有马小镇上来过一个马戏班子,里面有个河洛巧匠会做一种能说话的傀儡,傀儡说话的时候就把胸口的木板拆下来给人看,里面的机括转动,一枚枚铜簧被轮流拨动,僵硬的一个个字就从傀儡上下开合的嘴里蹦出来。客人说话的调调和傀儡像极了。

      不过那傀儡只能除了说话什么也不能做,只能坐着,客人却慢慢地走向了老瓢,老远的就能感觉到他身上的热气。   “这里是有马镇啊客人,进山就是白毛镇,不过路难走啊,歇歇脚明天出太阳再说吧。”老瓢点头哈腰,他相信客人不是什么山精鬼魅,大概只是害了热病烧昏了头,要不然怎么身上热得厉害又说胡话?   客人不说话,径直走进酒肆里,四下张望张望,没有坐在桌子旁,而是挑了一个屋角坐下,背靠着墙,低着头,双手抱怀。   老瓢想他多半是没钱,只是想找个地方避避寒,那身黑氅看起来质料不错,原本是贵价的货色,可是穿在他身上也不知多久了,满是鸟粪的痕迹,边缘像是狗咬过一样不整齐,让人觉得他穿着这身在荆棘丛生的地方走过几年的路。老瓢是个孤儿,靠吃百家饭长大,心地不错,觉得他有点可怜,摸了两个冷馒头送过去。   “吃吧,不要钱。”老瓢说完掉头就走。客人身上那股闷闷的热气让人靠近他就难受,老瓢不知道那是什么怪病会不会传染。   老瓢坐在火盆边,一边烤手,一边偷眼瞥着这个不付钱的“客人”。客人盯着馒头看了很久,慢慢地伸出手去,抓到馒头的一刻,他变得像是条饿了七八天的狗似的,不顾一切要把馒头往嘴里塞。他没啃几口,忽然干呕起来,掐着自己的脖子,半个冷馒头落在脚边。   “吃那么急干什么?噎着就喝口水。”老瓢说着起身拿了个熟铜杯子,给他倒了杯温水送过去。   客人干呕了一会儿止住了,又看着那杯水发呆。他双手把杯子捧在胸前,却没有喝,呆呆地看着杯中的水。他忽然哽咽着哭了起来,哭声很低,气息断续,要多哀痛又多哀痛。老瓢有点受不了了,不知怎么的,听了那客人的哭声,他浑身发毛打冷战,比深夜在坟场里忽然听见女人哭还要可怕。   “哭得跟野狗一样,是被赶出家门了?”老瓢心想,忍了忍,没把他撵出去。   客人哭了一会儿停住了,蜷缩成一团喃喃自语,老瓢听不清,也没兴趣。夜深了,脑袋越来越重,不知不觉地把头磕在膝盖上半睡过去。   直到他被屋外奇怪的声音惊醒了。   那是种风声,诡异的风声,极其的紊乱,像是屋外原本吹着雪片的长风被切成了无数碎片。那些风的碎片围绕着取暖酒肆旋转,一些模糊的黑影在窗外一掠而过。   老瓢看了屋角的客人一眼,客人像是也察觉到了异样,抬起头来,沉默地看向窗外。   老瓢心里有点不安,打了盏气死风灯,小心翼翼地推开了柴门。屋外什么都没有,飞雪斜斜地飘落,被风吹着堆积在老柏的树下,堆了快有一人厚了。光亮能照到的地方,什么脚印都没有。   “有人么?”老瓢大着胆子喊了一声,喊声被风吞没了。   “咕——咕——”鸟鸣声响起在老柏顶上,似乎是回答老瓢。   “原来是鸟。”老瓢松了口气,又有点诧异,这么冷的天,什么鸟不抱窝,还在外面飞来飞去?老柏顶上的那个乌鸦巢老板嫌不吉利,春天时候就叫老瓢捅掉了。   静了一瞬……咕咕咕咕咕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注:如果您发现本页面有问题请在下留言,我们会立马来给您处理!如需要小说也可以在下面留言提交给我们,我们会为您添加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