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桑小说

序章二 弑君 5

    序章二 弑君 5 (第1/3页)

      项空月是堂而皇之走进来的,一路上还问了路。

      他没有请柬,谢奇微府上的家奴们也没见过他,更别说分辨他是哪一家的公子。不过他实在是太坦荡了,白衣胜雪,眉目如画,仪态是公卿的仪态,调门是公卿的调门,即便那股懒洋洋慢悠悠的劲儿,也只有第一等的世家子弟才该有。   家奴们感觉里,只有四个字能形容这位迟到的公子。   风华绝代。   没有任何人怀疑他,带路的小厮低头哈腰,连句话都不敢问。公子身上熏的香叫人闻了神醉,他怕开口坏了公子的香气。   项空月顿了一步,侍女绯红着双颊持帚为他扫了扫阶前的雪,她们不敢抬头,这位公子一袭白衣上如有微光流淌。   项空月笑笑,轻轻一振白衣,踏进暖阁。抬起头,第一眼看见的就是暗红色的长发流动在银色的梳子里,拂过女孩白皙修长的脖子,然后被高高挽起,挽成了一个武士髻。   许多年之后,项空月懂得了一些道理。   比如说,最美的东西你最好永远不要看,看了也不要走近,走近了也不要流连。因为流连得太久了,你就离不开,到了非要离开的时候,你就会很难过很难过。   再比如说,山中那些娇艳如血滴的果子多半都是不能吃的,因为它们往往有毒。最美的东西往往是毒性最大的,像是一对双生子。   但那时他还太年轻,太不懂事,还没有真正领略过这个世界,所以对于自己满怀信心。   以为自己最终可以事了拂衣去,可以逃走。   所以他慢慢地收拢了纸扇,在掌心一击,以一个正宗世家公子赞赏美人的调门儿说,“好!”   “诶?妙人兄?”旁边有人说。   息泯起身跟项空月长揖,“刚才我和嬴公子还说要跟世兄请教。”   “不敢不敢,”项空月急忙回礼,“刚才不才脚软,先去解手了。”   “还好还好,好看的都没错过,叶将军刚才借醉大闹,被太傅罚舞剑给大家看,说是云中叶氏的《破阵》之舞。”   “《破阵》之舞?”项空月眼睛一亮。   “兄台这两眼一亮,本色毕露啊。”   “什么本色?”项空月倒有点不解。   “我们本色中人,看见腰细腿长的姑娘跳舞,眼睛能不亮,能不叫一声好么?”   项空月难得地有点语塞,只好干笑了两声。   叶雍容把袍脚系在腰间,霍然起身。   她穿着蔷薇红的软铠,纤长的腰肢用软金腰带勒住,缓步前行,步态透着妖娆之气。所有人都摒住了呼吸。   她在暖阁正中央站住,仰头看着藻井中盘踞的金色古龙,良久,拔剑。   杀气飒然浮空。   宾客们惊得纷纷退出去。看不见的“气”四面八方威压出去,针砭肌肤。   叶雍容握剑当胸,剑锋指天。   风临晚静如枯木,沉思良久,十指乍动。   铁骑再来,千军万马!   谁也没有预料到是这样的前奏,一张普普通通的桐木琴,一个纤纤弱弱的女孩操琴,却如同听见了十万匹战马在云天下嘶吼,十万个男人齐声拔刀。琴中,一场金铁的暴风雨爆炸开来!几个客人们惊得起身后退,似乎要避琴声中凛冽的锋芒。   “我闻山中风雨声,杀气横空作阵云!”项空月轻声说,“这是什么人写出来的曲子啊?开始就是无路可退之局!”   叶雍容缓缓旋转,起舞,冲锋陷阵。   “无路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注:如果您发现本页面有问题请在下留言,我们会立马来给您处理!如需要小说也可以在下面留言提交给我们,我们会为您添加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