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桑小说

序章二 弑君 6

    序章二 弑君 6 (第1/3页)

      “《若依》?”风临晚也震惊。

      云中叶氏一直有个说法,说自家所传的《破阵》之舞只是一半。蔷薇皇帝白胤创制这首舞曲的时候,蔷薇公主陪伴着他,所以这是两个人的共舞。蔷薇公主没有能等到蔷薇皇帝登基,等到皇帝登基,和他共舞的人已经死了。皇帝于是修改了舞谱,把一半舞谱删掉了,那一半是女舞,名叫《若依》。   蔷薇皇帝白胤就是这么个男人,后来他也宠幸了不少女人,和她们生下皇子皇女,否则也没有大胤朝流传七百年。但是他绝对不跟这些女人跳舞,甚至看不得他写给蔷薇公主的舞谱流传在世上。   当初送给那个女人就永远是她的,就算毁了也不给别的女人。   此时隐隐约约地,两本舞谱重新并在一起,公子俨然是蔷薇皇帝的化身,而叶雍容就是那个前无古人的祸国之女、风华绝代的蔷薇公主。   风临晚心神激荡。她也曾用心在各家藏书中寻找当年《破阵》的残谱,却终究拼不出《若依》一节,此时这段舞蹈却自呈在她面前,那种感觉简直是种幸福。   有些事情总在措手不及的时候来,譬如这《若依》之舞,譬如这个叫项空月的男人……又譬如幸福,又譬如别离。   “龙襄,不要总看着你的剑尖,剑并不是只有三尺那么长。”   “什么?”   “要看着敌人,相信你一剑出手,他就死了。”   “老师你是开玩笑的吧?”   “不是开玩笑,”记忆里那个女人娇艳却又斑驳,如古老的壁画,“你的心有多宽广,你的剑就有多长,总有一天你会明白。”   女人轻轻摸着他的头发,露出淡淡的笑容,“快走吧,等你明白的那一天,回来找我。”   小胡子男人停止了回忆,默默地站了起来,深深地呼吸。   “老师,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蔷薇皇帝……他的心有整个天下那么大吧?”他抬头轻声说。   “那样的男人,真了不起!”   他转身蹲在刚才被项空月剥去舞袖的那个舞姬身边,微微地一笑,把她手中的铃鼓拿走了。舞姬茫然地看着这两个男人,心想若是再来这样的几个男人,很快她身上就什么都没有了。   铃鼓声加入。   小胡子男人靠在柱子上,每一次震动铃鼓,都是甲片撞击般的清脆声,有力的节奏切入琴声瑟声中,最质朴,也最纯正。   “这就是所谓‘以刀击柱’啊!”鼓瑟少年在心里说。   弹琴的人、鼓瑟的人、操铃鼓的人、舞蹈的人,他们神采飞动,目光流转,看着彼此露出淡淡笑意,默契得像是很久之前就已相识。乐声舞蹈让他们沉醉进去,旁若无人,那些衣冠楚楚的贵族在这些人的眼里什么都不是。   铃鼓声一顿。   入破,破阵!   琴声瑟声铃鼓声,风声雨声铁甲声,天地轰鸣,七百年前那个绝世的男人,那个绝境中拔剑而起的男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注:如果您发现本页面有问题请在下留言,我们会立马来给您处理!如需要小说也可以在下面留言提交给我们,我们会为您添加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