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桑小说

序章二 弑君 7

    序章二 弑君 7 (第1/3页)

      难得少有的,“有理太傅”没说“有理”,而是坚定地说出了“好”字,宾客们不能不跟着捧场。琴好舞好剑也好,皇家贵胄鼓掌,当朝太傅叫好,实在没有道理不出力鼓掌。年轻的世家公子们眼睛里闪动着羡慕的神色,他们出身尊贵,却还未出仕,心里揣测着今晚舞蹈的两个幸运儿下一步在帝都的权力场上将会怎样平步青云。

      没有出乎他们的预料,谢奇微一个眼色,宫装姬妾引着项空月和叶雍容到珠帘后入座。   酒又重添,倾世雄歌之后,靡靡之音不合适了,舞姬们盈盈退场,乐师们铮铮奏起古乐。宾客们交头接耳,这才发现居然没有一个人认识那个白衣的公子。   “若是造一份《帝都公子谱》,这位妙人兄大概要排在你我之上了。”息泯啧啧赞叹。   嬴真黯然不答。他倒不是黯然于自己在所谓《帝都公子谱》中的排位,而是隔着珠帘隐约看见一红一白两个人影并坐,只觉得那树海棠花只怕今夜就要盛放,纷纷花雨却不是洒落在自己脑门上了。   谢奇微给叶雍容杯中斟上甜醴,微笑,“叶将军怨我么?”   此刻的谢奇微像是完全换了一个人,没有醉意,没有老态,更不显得庸庸碌碌,笑容冲淡温和,一派谦谦长者的风度。   “不敢。”叶雍容只得顿首,一口饮尽。   “禁军幕府的参谋?职位太低了啊。云中叶氏几百年的军道,在一个参谋的位置上怎么施展?”谢奇微摇头叹息,又斟上一杯,“所谓‘军道’,无外乎杀人,不造杀孽,无以成其‘道’。”   叶雍容吃了一惊。“所谓‘军道’,无外乎杀人”,这句话出自兵书《腾蛇之卷》,是云中叶氏从不传给外人的“秘学”,却被谢奇微随口道来。她一低头,又是一口饮尽。   “我年纪大了,又有昏聩的名声,可我也是个上过阵的军人。凡是见过血流成河的人,谁敢不敬重云中叶氏的‘破阵之舞’?”谢奇微斟上第三杯酒,“我想看这舞很多年了,今天看到,不负我多年的等待。”   谢奇微自己举杯,“敬将军!”   叶雍容微微地战栗,直视谢奇微的眼睛时,她看见那双昏花的老眼中,闪过鹰枭般的光。   她只能一饮而尽。   谢奇微点点头,“这三杯算是我赔情的酒,今天在帝都公卿面前叫将军难堪了,可只怕不逼将军,也逼不出破阵之舞。”   “太傅……请我来不只是为了凑数?”叶雍容想了想,干脆实话实说。   谢奇微笑笑,“我姓谢,谢家是个不出名的家族,出的都是些贩夫走卒。我追随先帝征战,几番浴血,才得以出仕皇家,自负是个没根基、没背景的人。能爬到今天的位置,背后人家都叫我‘不倒翁’、‘墙头草’。可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注:如果您发现本页面有问题请在下留言,我们会立马来给您处理!如需要小说也可以在下面留言提交给我们,我们会为您添加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