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桑小说

序章二 弑君 9

    序章二 弑君 9 (第1/3页)

      “美人已醉!美人已醉!”项空月高举手臂,“牵马来!牵马来!我欲归去!”

      他一付天启名士抱着妓女喝醉酒的嘴脸。家奴们不敢怠慢,急忙凑过来,看见叶雍容面颊上满是酡红,心里会意。   “牵马来!牵马来!我欲归去!”项空月摇摇晃晃地站起,手揽叶雍容的腰肢,大开大阖地挥手。   “客人,”家奴堆着笑,“雪深不便行走,府里有精致客舍,不如客人和美人在客舍小憩?”   “好好!我欲睡眠,尔等引路!”项空月看似醉得随时会扑倒。   家奴中有人递了一个冷冷的眼神,一切皆在掌控之中,几个侍女上来扶着项空月和叶雍容,一扇侧门暂时打开,两位贵客被悄悄送了出去。两名隐藏在帘幕后的带刀男子跟了出去。   后园雪深,一片白茫茫。项空月和叶雍容被送上小溪上的木桥,围绕园林的溪水整个被冻住了,此刻暖阁里的喧闹声已被抛在后面,前面客舍的灯光还远。黑暗中两柄利刃出鞘,尾随的男人加快的脚步,提灯引路的侍女忽地慢了下来。   叶雍容缩在项空月的怀抱里,这个满身酒气的人把一件大氅披在她的头顶为她挡雪。叶雍容是个高挑的女孩,在云中老家的时候父亲总担心她不容易找到身高相配的夫婿,从未有过这样的感觉,她像是个被裹在襁褓中的婴儿,小小的,乖乖的。   但是背后隐隐逼近的脚步声说明现在最好收起一切的遐思,叶雍容还没有弄明白这件事,但是后面的两个人,绝对来意不善。“紫都”在低吟,这是一柄封印了魂魄的名剑,它感觉到杀机了。   “好!”项空月忽然说。   背后的两个持刀男子忽然看见一个人从大氅里“滚”了出来。叶雍容拔剑,叶氏家传名剑“紫都”,光芒闪灭,两柄佩刀被斩断。   叶雍容猛地起身,跃起空中,干净利落地两记膝击,同时命中两个男子的面部,把他们击晕。   “哟,两位这是拉郎配么?”   叶雍容一扭头,看见项空月正跟两名提灯的侍女拉锯。这两个娇娇弱弱的侍女拉住他的两袖,想把他推到结冰的小溪上去,从这么高的木桥上落下,他大概只有死路一条。三个人就这样彼此不敢动,看似斗了一个势均力敌,项空月一个人的力气斗两个十六七岁的女孩,完全不占上风。谁也不敢有大动作,生怕自己先失去平衡。   在息泯想撰写的那份《帝都公子谱》上如果考核武功,项空月的排名看似是要大跌了。   叶雍容叹了口气,飞身越到项空月头顶,在他双肩上一踩,落在三个人之间,两记肘击中侍女喉间让她们闭过气去。在两个侍女失去平衡的瞬间,她拎住她们的衣服过桥,把她们扔进雪地里。   “没有想到太傅府的女人也有几分蛮力。”项空月急急忙忙地跟了过来,满头是汗。   “现在该怎么办?”叶雍容看着雪地里四个昏过去的人,有点头疼。   “快走!如果后门也关了,”项空月拿袖子抹汗,“我们就得翻墙了……你带着我翻墙,可很不容易。”   叶雍容苦笑,跟着他跑进风雪中。她不知道自己为何要跟着这个白衣公子冒这样的大险,因为他曾与自己共舞么?世上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与自己共舞过的人。   夜色已深,街上雪深三尺,鹅毛般的飞雪把视线都挡住了。   “抢马!”项空月下令。   事到如今已经不由得叶雍容多想些什么了。她疾奔几步,把一个乘马的路人从马背上扯了下来,抛下一把银毫,把项空月也拉上马背。   “去南门大营!”项空月又下令。他坐在叶雍容后面,叶雍容持着缰绳,他搂着叶雍容的腰。   “你到底要做什么?”   “你以为谢奇微真地是去死谏?”项空月在她后脑上拍了一巴掌,“现在若是还有谁能挡得住皇帝,只有你我。”   “为什么?”叶雍容一惊,直到刚才她还深信谢奇微正在劝谏的路上。   “我听到了。”项空月只好说。   “你……听到了?”   “他想要杀了我,把你困在他府中。如果他此刻是要去死谏皇帝,他还有心思做这些?他是要你我两人都闭嘴,因为他刚刚以拥护皇室的名义招揽过我们两人。此时皇帝若死,嬴无翳必然铁腕镇压皇室余党。如果被我们暴露出他表面亲近嬴无翳,暗地里是个帝党,他只有死路一条。他这是在灭口。”   “你怎么听到的?”   项空月愣了一下,“那你别管了。”   “这种证据……你叫我怎么相信你?”叶雍容被他气得噎住了。   项空月看她生气了,急忙摆手,“唉……笨!你仔细想想,范青辰来的时候,四百多禁卫已经集合,虽然还没有杀到离公府,可是这件事很快就会传遍整个帝都。嬴无翳需要的无非是个听话的傀儡,可如今陛下扯开了君臣和睦的面纱,这个傀儡就没用了。嬴无翳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注:如果您发现本页面有问题请在下留言,我们会立马来给您处理!如需要小说也可以在下面留言提交给我们,我们会为您添加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