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桑小说

序章二 弑君 10

    序章二 弑君 10 (第1/3页)

      项空月也不回头,竖起拇指往门边一摆,“我和羽林天军幕府的叶将军刚刚听闻一件大事,是为皇室建立功勋的好时候!要不要听?”

      扈刚看了一眼叶雍容,眼睛立刻就圆了,目光在叶雍容身上上上下下巡了几遍,“项空月你哪里认识了这么绝品的女人?我……”   “没时间了!听我说!”项空月大喝。   扈刚愣了一下,项空月凑在他耳边低声说话。   扈刚那双泛着黄光的眼睛忽然瞪大,仿佛被雷亟。直到项空月说完,眼睛都没有眨一下。   “项空月,你这局赌,是要用我的头赌你的富贵吧?”扈刚回过神来,瞪着项空月。   “可笑!你扈刚是个武士,我项空月连刀柄都抓不住,要死,我比你容易死!”项空月冷笑,“我是把我们三个人的头捆在一起,赌我们三个人的富贵。看着叶将军,她受程渡雪的手令,坐镇帝都。一旦有事,只要我们发出信鸽,两万五千羽林天军一夜之间就可以从渭河口回援。只要你集合人力跟我去守一天!一天而已!你扈刚平日里不是跟我吹嘘,说如果你为将,嬴无翳的雷骑赤旅你都不怕么?一天你守不住?”   “程渡雪?”扈刚将信将疑地看着叶雍容。   “我羽林天军是皇家亲兵,一旦出事,一定戮力勤王!”叶雍容说。她这话说得模棱两可,因为项空月所说的手令根本不存在,以她的资历,还没到能接受程渡雪密令的地步。   “快!去不去!说!”项空月往锅里看了一眼,满脸鄙夷,“卤猪尾巴?我刚从太傅府的大宴上逃出来,那里美人跳着艳舞,衣服一件件地往下脱,我都舍得了,就你这锅卤猪尾巴,你就舍不得?”   扈刚把一件衣服系在胯间勉强遮挡了一下,“项空月,你要的无非我这南门大营的三五百人,是不是?”   “是,你有这三五百人,你又认识我,是你的运气。今夜是你飞上青天或者永埋黄土的机会。扈刚你以前喝醉了跟我说,从军十二年了,还是个小小的都统,恨生错了时代,不能跟风炎皇帝北征,不能跟蔷薇皇帝打江山。现在机会来了,看你要不要,天下之乱已经开始,皇帝和嬴无翳,两者必死其一。拥皇帝,拥离公,你选一个。”   “可我们也只有这几百人,”扈刚低声说,“这帝都里,手下有几百人的可远不止我一个。”   “所以我找上你,喊你和我们一起去建立这番功业,你不该开心死了?”项空月笑。   “就算是功业,也是九死一生的功业。”   项空月往地下狠狠啐了一口,“看错你了!我以为你是个仰慕蔷薇皇帝、风炎皇帝的男人,所以跟你结交。你不九死一生你还想怎样?老婆孩子热炕头?就这样了此一生?”   扈刚慢慢地抬起头来,眼神已经平静,“项空月,今晚上我卤了一锅猪尾巴,找了两个身段不错的粉头,本来玩得很开心,还想着可惜雪大,要不然该叫你一起来喝一杯的。”   这回项空月不解了,挠了挠额头。   “我们认识的时候我就知道你志大,看看你自己,翩翩贵公子,任哪个女人都会喜欢你,读过书懂谋略,将来出将入相,什么不行?你看看我,一个大老粗,就一身力气,上过战场,可战书都写不利索。你看不起我的猪尾巴和粉头,可这是我能有的,今晚我跟你出去勤王,明早不知道还有没有气儿了。今晚我缩在南门大营里关了门玩粉头,开开心心,明早起来,城头插谁的旗我就听谁的。我没你那么大本事,我也不玩你那么大的赌局。”扈刚说。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注:如果您发现本页面有问题请在下留言,我们会立马来给您处理!如需要小说也可以在下面留言提交给我们,我们会为您添加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