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桑小说

序章二 弑君 12

    序章二 弑君 12 (第1/3页)

      所以海棠花盛开的晚上,应该点燃红烛,在花树下放一张桌子,饮酒,直到睡去。

      如果睡醒发现雨已经下完,满树的红花落满襟前,那也没什么必要难过,甚至没必要缅怀,等着下一季花开就好了。   所以那个像是海棠花一样的女人死了也不算什么,反正在她最好的十八岁,在那绝世无双的破阵之舞中,自己见过她的美了。   “唉,还是赶快走赶快走,怎么想着想着伤春悲秋起来了?”项空月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雪。   他拍到了胸口,微微一愣。   那里残留着一点点女孩的气息,一点点温暖,一点点柔软。   “再见。”有人在他胸口拍了一掌,掉头走向漫天风雪里。   “再见。”有人在他胸口一推,纵马飞驰而去,扭头最后看了他一眼。   项空月不喜欢“再见”这句话,总觉得说这话的人再也不会见了,越是轻描淡写的再见越糟糕,因为当你再也见不到那个人的时候,你再去回忆你们两人之间的最后一句话,会发现居然是那样纸一般薄的两个字,却又像是一句谶语,或者一句意味深长的永别。于是会更悲伤。   但是今晚居然有人两次按着他的胸口跟他说了再见……还是同一个人。   这样的人怎么能不死呢?   刚认识没一天的人,能否不要用那种眼神,在一个夜晚里说两次意味深长的“永别”呢?会让人不由自主地就有些伤春悲秋,有些难过的啊。   “居然……还会难过啊……”项空月按着自己的胸口,轻声说。   隔着一袭白衣,胸口似乎有一个纤小的、女孩的手印,如同烙在那里,慢慢地……烧……烧……烧……烧得隐隐地……疼痛……   “唉!后悔了!”项空月一蹦而起。   他掉转头,沿着屋脊狂奔。   使劲地跑,连吃奶的力气都使了出来,仰起头,对着黑压压的天空吐出白汽,狂风暴雪扑在他的脸上。   学的是运筹帷幄啊,学的是挥手杀十万人啊,也曾想过有朝一日自己出阵的时候,左右至少也该有各五百精骑为护卫才对。   所以没有想过要学跑步。   老师也说自己跑得总是很难看,别人像是捕食的豹子,自己像是一只豪猪……如今他就这样难看地跑着,如同一只昂首挺胸的豪猪,好在这个风雪晦暗的杀人夜,不会有人来屋顶上看他难看的样子。   快一点,再快一点……如果这样跑着去救一个女人,还让她死了,该是多丑的事啊!   他张大嘴,把雪和风和寒气一起吸进肺里。   项空月!再快一点!   雷胆闪步而出,叶雍容旋身拔剑!   项空月终于看见了,他在屋顶上,叶雍容在雪地上。他终究跑得还是不够快,他最恨失之交臂,却又总是失之交臂。   “杀!”雷胆和叶雍容同时吐出这个字。   项空月飞跃出屋顶,双袖如飞翼展开,对着夜空长吟出那绝世的两个字,“伐珈!”   围绕着他,风雪逆卷,冲天而起。   叶雍容的头顶,长刀落下,声如鬼啸。   紫都走空了,她失血太多,已经握不稳剑了。她踉踉跄跄地闪过雷胆的第一刀,再闪不过第二刀,她跪在雪中,闭上了眼睛。   这时候有种奇怪的感觉笼罩她的全身,她忽然冷了。   冷得每一滴血都要凝结,却不颤抖,而是感觉到异常充实。   马刀静静地悬停在她的头顶,再也无法斩落,雷胆脸上透着极度惊诧的表情。这也是他最后一个表情,下一刻,细密的冰纹沿着马刀迅速地延伸,从刀尖到刀身,到刀镡,到刀柄,到手,到肘,到肩,到脸。   那个惊诧的表情皲裂开来,一片晶莹的白色。   白衣的人从天而降。   不是轻盈落地,而是打了个趔趄,几乎摔倒。这种跳跃对于他而来显然不是容易的事情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注:如果您发现本页面有问题请在下留言,我们会立马来给您处理!如需要小说也可以在下面留言提交给我们,我们会为您添加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