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桑小说

第一章 云龙

    第一章 云龙 (第1/3页)

      和【伐珈御界】相当的还有两种防御秘术,【无方幻境】和【九鬼玄凭】。

      这是目前所知的印池秘术中臻于极致的防御,无从进阶。  第一章 云龙   这是北辰之神的第二步,星辰的武神使他的使者们相遇,在血与火中携手。旧时代的英雄们的灵魂在大地深处咆哮,于是龙遇见了云,它可以飞上天空。   这是一场舞蹈,一场变幻,一场追逐。   神说:“你们中有一人将成为皇帝。”   神说:“剩下的人将死去。” (一)    大胤皇帝白鹿颜,死于乱军中一名无名雷胆的刀下,谥曰“喜”,史称“喜皇帝”。   因为殡天大典上,他的死敌嬴无翳拍着高大的棺椁说,“求仁得仁,也当含笑九泉。”   史官们为了讨这位霸主的喜欢,给这位悲剧的皇帝加了这个可笑的谥号。   他壮烈的死终于震动了诸侯,令他们意识到嬴无翳的势力已经膨胀到了敢于弑君的地步,如果他们再不奋起,南蛮雄狮可能把帝都的宗庙都拔掉。   于是三年后,在号称“东陆第二雄关”的殇阳关,诸侯第二次合兵讨伐嬴无翳。   这场血战以平手告终,嬴无翳以雷骑破围而出,撤回离国。   帝都光复,天下欢庆。   嬴无翳一手扶起的皇帝白恢是白氏正统,获得了诸侯的认可。皇帝如同对待恩人那样招待勤王的功臣们。各国诸侯接管了嬴无翳在帝都的权力,楚卫、下唐、淳、晋北四国的特使公然带着军队出没于帝都中,他们的意见皇帝不得不倾听,倾听了就得遵从。   雄狮之后,群狼占据了煌煌帝都。   “天子驾前,狐狼围窥。”这是那个年代史官们私下议论的。   这是个纷纷乱乱的年代。   实际上掌握了整个宛州财权的“商会”悄悄减少对皇室的供奉,皇室一天穷似一天,原本依靠皇室财库供养的大臣们越发倒向诸侯。   外交上同样失败,为了结好北方瀚州的蛮族,喜皇帝曾暗示宛州诸侯下唐国和蛮族青阳部结盟,并互换人质。但是随着蛮族内部权力的更迭,盟约崩坏。下唐国准备处死人质,却被一个十八岁的年轻军官生生把法场劫了,救走了人质。在场几千下唐军人,居然未能挡住这两个年轻人的联手!   这件事录入史册时,史官再三润色,只怕不小心就写成了传世的丑闻。   更可怖的是,同时去劫法场的还有一队蛮族骑兵。   传说中的“铁浮屠”,七十年后重现于战场。七十年前,这支军队曾把盖世英雄“风炎皇帝”北伐之梦击碎。他们被认为已经灭绝,永远不可能复现。而蛮族在长达数十年的修养生息中,一直在默默地重构这支军队,从一件马甲一件头盔着手。   现在重骑兵的“皇帝”归来了。   举朝震惊。   皇帝急忙传“锁海令”,封锁海疆。天拓海峡烽烟弥漫,淳国战船枕戈待旦,几万张劲弓指向海峡北面,蛮族人栖息的瀚州草原。   这些年没有任何好消息,乃至于皇帝听到有急报就苦着脸,绝不相信什么好事能落到自己头上。   不过这一切都不被西越武放在心上,国家大事只轮得着世家贵族的大人物操心,此时此刻他缩在中州浩瀚的戈壁上,一边对着凛冽寒风骂娘,一边舔了舔冻硬的笔尖,在账本上写字。   他这是在算账。这是商人本色,西越武是个行脚商,西越武的父亲是个行脚商,西越武父亲的父亲还是个行脚商……西越武小时候,和街坊兄弟们在一起,大家都夸耀彼此的祖先,有人说自己祖上曾有一员名将随风炎皇帝北伐蛮族,有人说蔷薇皇帝开国的时候自家有过一个子爵的封地,还有人说当初辰月教在帝都篡权,自家祖先是个“义士”,跟着大群的世家子弟浩浩荡荡地冲进过太清宫。于是西越武回家翻家谱,翻着翻着,从心口凉到膝盖,从膝盖凉到脚心。   宛州西越家从家谱上的第一辈直到西越武自己,无一例外都是行脚商,西越武简直觉得自己该改名叫“行脚武”。   所谓行脚商,是商人中最没地位的一种,通常没有自己的店铺,靠着在商道上跑腿赚钱,也没有固定的买卖,四处打探什么好赚钱,什么好赚做什么。西越武从接过父亲的算盘以来,贩过焦炭,贩过胡椒,倒腾过废弃的铁甲回炉炼钢,还做过从越州介绍奶娘去宛州的买卖……但是这一笔不同,西越武觉得自己时来运转了,要做一票大的!大到他可以回老家盘下一个小铺面,变成西越家家谱上头一个不靠跑腿赚钱的商人!   西越武已经想好了,他还要雇两个伙计帮他操持店里的事情,从此以后他那双脚板磨得生茧的双腿就只是高高的翘在凳子上,看着伙计们在柜台上忙活,他在后面啃鸭脚爪……胤成帝十年三月,行脚商西越武站在中州大地的茫茫戈壁滩上,要发很大的一笔财!   “三十四张,每张三个金铢,减掉买路花的八个金铢,这一路上的花销一个金铢十四个银毫……”西越武拨打那张挂在脖子上的铜算盘,那是他家传之宝,“差不多有九十二个金铢可赚……不过可别让那帮穷鬼压我的价,每张压价半个金铢我就亏得不轻啊!”   “西越武西越武,这一次嘴上要硬手上要狠,可不能再犯糊涂了。”他念叨着提醒自己。   他看着账本上最后出现的那个令人心痒的数字,咧开嘴,露出了可以和篝火辉映的笑脸来,满眼都是黄澄澄的金色。   离他不远,一堆篝火噼里啪啦地烧着,一圈人围坐着。   这是片临时的营地,满载货物的大车围成一圈,捆扎货物的绳子上缠了黑色小旗,扎营的是一支有字号的商队。西越武不算这商队里的人,只是腆着脸恳求带队的老人让他搭个伴儿,一个人走这条商路西越武是不敢的,大概整个东陆的行脚商也没人敢。   这里帝都西北的戈壁,一望无际,只有形状不规整的石头,走上百里看不到一个村庄。没有路,只能看着太阳的方向行走,标记路线的往往是以前商人插在枯树上的一个黄羊头骨。   中州是片高地,帝都平原是高地上的洼地,聚集了所有水源,格外肥沃。这里就不一样了,一年到头没几场雨,据说开国时分封土地,这里都没有人要。最后勉强西华国接下了这片土地,可西华国已经是往事了,西华诸侯绝了血裔,国土并入淳国,淳国干脆放弃了这片荒凉的土地。   这里成了一片没主的土地,无论是来这里发财还是杀人越货,都没人管。   这样的地方本不该有商队敢于涉足,但是在这里交易,不必缴纳任何赋税,而且从制式武器到活人,任何违禁的东西在这里也都是可以买卖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注:如果您发现本页面有问题请在下留言,我们会立马来给您处理!如需要小说也可以在下面留言提交给我们,我们会为您添加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