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桑小说

序章一 逆神 3

    序章一 逆神 3 (第1/3页)

      鸽哨声越来越近了,伴着沉雄的马嘶声。

      老瓢大着胆子凑到门边往外张望,反正客人走后鸽群就不再注意他了,那些碧绿的眼睛无一例外的看向哨声的方向。   大雪中,一匹纯黑色的骏马站在了屋外,马背上的人披着纯黑的大氅,打着火把,风帽遮头,几乎和刚才那个客人是一样的装扮,嘴里衔着银色的哨子。老瓢心里一寒,想着别是送走了一个怪客,又来一个吧?   马背上的人把兜帽掀了,用心地吹着哨子。哨音变得急促起来,像是某种命令,鸽群整个起飞,升入空中,一只不剩。老瓢四下张望,不由地敬佩那个训练鸽子的人,能把这些鸟儿训练得和战士一样。他不太怕这个来客了,因为看清了来客面容。这是个清俊的年轻人,眉眼细长,目光润泽,额头箍着银饰,披散一头漆黑的长发。   更多的马嘶声逼近了。   三匹几乎一模一样的黑骏马,拱卫着一乘肩辇,出现在取暖酒肆的门前。雪太深了,几乎能淹没马腹,但是这些经过训练的北陆纯血马敏捷优雅地跳跃着,远不同于拉车的夜北马。更让人惊叹的是扛着肩辇的人,那显然是四个夸父,足有普通人两倍高,全身覆盖着黑色的铠甲,腰间佩着足有六尺长的刀,沉重的面甲把他们的脸完全遮住。前面的两名夸父武士中,一人举着一面长幡。   黑色的幡上用银线绣着老瓢不能理解的花纹,在风中猎猎飞动。   这是一支近乎纯黑的队伍,除了最后一人。   他穿着一身白色的长衣,在黑暗中月光般明媚。   “取暖酒肆。”一名骑士凑近肩辇,“是进山的路,按照地图,通往白毛镇。”   “他来过这里,刚刚离开,我能感觉到。”肩辇上传来苍老的声音。那个人盘膝坐在上面,从头到脚披着黑色的厚毡御寒,看不清面目。   “龙枭都聚集在这里,应该是追上过他,但是没有追下去,不知为什么。”衔着鸽哨的骑士说。   “这说明他已经接近最后的阶段,此时万物都会畏惧他,包括我。”肩辇上的老人淡淡地说,“问问酒肆的主人,通往白毛镇的是否只有这条路。”   一名骑士策马走近老瓢,也摘了兜帽,和衔鸽哨的年轻人一样,他面目清雅,只不过目光凌厉,唇角锋利。   “只有这条路去白毛镇刚才是有一个客人来过他没有眼睛他就在这里呆了一会儿就进山了其他的我什么都不知道……”老瓢不喘气儿地说了下去,巴不得赶紧说完这些外乡人赶紧走,他不可想被卷进什么诡异的事情里去。   队伍的最后,那个穿白衣的人轻轻笑了两声。   “好,我想抽一袋烟。”肩辇上的老人说。   立马在他左边的骑士从马鞍上的革袋中抽出一杆烟袋,填好菸叶,点燃之后递给老人。老人就在夜风之中慢悠悠地抽烟,烟锅的红点一亮一暗,整队人迎着朔风等他。菸叶燃尽了,老人把烟袋扔进雪地里,“好了,碧城、碧海、碧空。”   靠近老瓢的骑士、衔着鸽哨的骑士、刚才点烟的骑士,依次答应了。   “你们和我一起进山,空月。”   “在呢。”队伍最后白衣的人应了。   “你留在这里。”   “我留下?都是老师的学生,四个人为什么只有我留下?因为我不是教长么?”白衣的人的话里透出小孩一样的固执来,他的声音也嫩一些,看身量还未成年。   “守住山口,不许任何人进山,也不许任何人出来。所见者,皆杀。”老人淡然地下令。   “所见皆杀?那这个伙计呢?”少年指了指老瓢。   “自己决定。”   老瓢的腿又开始哆嗦。他今晚上不知道是倒什么霉了,才离虎口又如狼窝,这个淡定儒雅的老人听声音还有几分慈祥,却这么轻描淡写地把自己的命交给一个毛头少年了。可老瓢不敢多嘴,就凭那些魁伟夸父武士,那些六尺长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注:如果您发现本页面有问题请在下留言,我们会立马来给您处理!如需要小说也可以在下面留言提交给我们,我们会为您添加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