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桑小说

第一章 云龙 7

    第一章 云龙 7 (第1/3页)

      祖母绿项链和碧玺耳坠放在一起,翠盈盈的光华流溢,看起来居然像是一套。   “真有钱。”西越武啧啧赞叹,以他的本事,估不出这两件东西的价格来。   “不过两位大兄一个来这边行商,一个带兵来玩,随身带着女人首饰干什么?”他嘴欠多问了一句。   龙搭桥和车越同时一愣,都有些尴尬,各自挠了挠额头。   “你小家伙懂个屁!”燕老师一巴掌拍在西越武后脑,“等你见到我说的那些大蚊子似的女人,你就会恨自己没把全部身家都带来当礼物送!”   西越武四顾,姬云烈和萧子陵默默地对坐烤火,似乎这些事跟他们全无关系。   “我……我是龙大掌柜马前一条小狗,龙大掌柜代我们商队送了;姬大兄是车都护马前的……又一匹骏马!”西越武脑子转得快,“车都护代龙旗军送了。好马则,你们翎鹰送什么?”他用胳膊肘捅萧子陵。   萧子陵冷冷地一笑,“我们马则来仄里是打劫!不四会吕人!”   “没叫你也拿出点首饰来,”西越武说,“拿两个钱出来意思一下也就算了。”   萧子陵皱眉怒视了他一眼,而后低头下去,嘟嘟哝哝地,“没钱。”   “你这两个字倒是说得一清二楚,早看出来你也是条穷狗!”西越武冲他比了一个鬼脸,现在他也不怕什么翎鹰了。   “那……”龙搭桥四顾,“就拜请西越小兄弟帮我们跑一趟,把这点薄礼转交星椋郡主,就说兄弟几个感她的情,终生不忘。夜深了,我和车都护两个大男人,一起去拜访人家女眷,有点不太方便。”   “我也有这个意思。”车越说着,和龙搭桥一起,把两件首饰交到西越武手里。   “两位大哥的东西,我拿着去可多不好意思……”西越武撇撇嘴。   “我和车都护一把年纪了,要送女人东西,咳咳,”龙搭桥笑,“不怕小兄弟见笑,也都是送给欢场女子,图人家身子的。怕给误会了,而且要被拒绝了,也有点丢不起人,拜托小兄弟了,拜托拜托!”   “拜托拜托。”车越也说。   “那……那我就勉为其难吧。”西越武把东西往怀里一踹,站了起来,“诸位等我的好消息。”   他转身出帐,还没走几步,被人从后面拍了肩膀。他一扭头,是燕老师跟了出来。   “如果能凑近看那个女人……”燕老师压低了声音,“注意看她眼下是否有一颗红色的泪痣,你要注意看,那颗痣很小,不凑近很难看清楚。”   西越武一愣,“那燕老师你是凑近看过?”   燕老师也一愣,“多管闲事!”   “哦。”西越武闷声答应。   “可别私吞东西,被大掌柜和车都护发现,都没你的好果子吃!”燕老师恶声恶气地威胁了一句,转身回帐篷里去了。   “开玩笑,郡主姐姐的东西我怎么会私吞?”西越武回头比了个鬼脸,“我顶多说是老子好不容易从那两个贪财的男人手里榨出来的!”   营地正中央是女主人的白色帐篷,西越武被奴仆带了进去,却只看见那个圆脸的侍女在灯下做刺绣。   “唉哟,你们还那么客气呐?”侍女听清了西越武的来意之后,淡淡地说了一句,口气漫不经心,“郡主救你们不是图这些小东西,她这个人就是太好心,别说是几个大活人埋在沙里,就是个羊羔要死了她也不忍心的。”   “那是那是!”西越武满口赞同着,眼珠子滴溜溜地转,打量帐篷里的一切。   这哪里是一顶临时扎起来的帐篷,根本就是一间香闺,脚下的羊毛毯松松软软,踩上去如同站在云端;空气里弥漫着清冷的水沉香味,帐篷正中间是一个高脚红木架子,上面搁着一具青铜兽面具,淡青色的烟气从兽口里悠悠然浮起;金色的纱帘把帐篷隔为前后两块,侍女歪在纱帘前的一张小榻上,隔着纱帘则可以隐隐约约看见里面带回廊和立柱的拔步床,四周垂下绣金的绛色纱幕。   西越武也曾见过那种奢华的床,是他家乡一户豪商嫁女时的嫁妆,十几个小伙子扛着一张花梨木的拔步床吆喝着穿过闹市大街,从娘家去往夫家,街坊们指指点点赞叹,也不知道多少刀工成就那一件家具,围绕着床无数的合欢花纹。新嫁娘掀开车帘露出一张含羞又得意的脸,得意是因为街坊的赞叹,羞涩是今后她便要在这张床上和夫婿繁衍子孙了。   可同是睡拔步床,那个脸若银盘的新娘子跟羿星椋怎么能比?   西越武胡思乱想着,完全没意识到自己满脸白痴的表情,口水都要流下来。   “乱张望什么?”小侍女怒了,“非礼勿视!闪瞎你那对狗眼!”   “星椋姐姐睡啦?”西越武探头探脑地。   “别瞎想了,郡主不在!”小侍女鄙夷,“郡主睡前总要出去骑一会儿马的。”   “骑马?”西越武一愣。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注:如果您发现本页面有问题请在下留言,我们会立马来给您处理!如需要小说也可以在下面留言提交给我们,我们会为您添加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