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桑小说

第一章 云龙 9

    第一章 云龙 9 (第1/3页)

      羿星椋重新把身体浸入水中,对着那幅画沉思。

      西越武也想看看那幅画,可是偏偏从他的位置看不清楚,他使劲把脖子伸长,脚下踩着的砾岩一滑……越过灌木,“啪”地再沙地上摔平了。他刚刚抬头抹了一把脸上的沙子,就看见一点寒星隔着十步对准了自己。   那是羿星椋手中的一张短弩,这个女孩反应速度奇快,也极冷静。她没有发出惊叫,而是转身从岸边的衣裙下抽出了这柄精致的骑兵弩来。   “别射别射!”西越武双膝跪地,双手举向空中,“是好人是好人!”   他话音还未落下,眼前一花,一个白皙修长的身影从温泉中跃出,抖开纱衣遮蔽身体,眨眼间逼近到他的面前,一脚把他踢得倒仰,再一次栽在沙地上。   西越武觉得喉骨几乎断了,羿星椋半跪于地,一条笔直的小腿胫骨压在他的脖子上,短弩直指他的眉心。   “原来是穿了衣服的……”这个要命的关头,西越武想的居然是这个。   羿星椋其实穿了条薄纱长裤和一件纱抹胸,把身体重要的部分都遮住了,一般人洗澡绝不会那么麻烦,唯一的可能是,她早就知道会有人来偷看……或者来画她。   “是你?”羿星椋看清了西越武的脸,愣了一下,慢慢地挪开了腿,短弩依旧不动。   “我……我出来散步,真……真……”西越武感觉到细微的女孩体香扑面而来,紧紧闭着眼睛,“真是幸会!”   “鬼的幸会!”羿星椋怒了,一掌挥起,本想打他一耳光,可是看着那张还带着孩子气的脸,没有抽下去,只是重重地拍了他的头,“为什么偷偷躲在那里看我?”   “本来也想避嫌的……不知道……不知道怎么看见了就挪不开步子……”西越武慌不择言。   羿星椋伸手在他全身上下快速地摸索,西越武紧张得直哆嗦。   确认了西越武身上任何铁器都没有之后,羿星椋略微放心,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那么点儿大,学什么不好?学人偷窥女人?”   “不是偷窥,只是偶遇……小说上写的半点靠不住……”西越武感觉到对方的杀气淡了,把眼睛睁开一条缝,小声嘟哝。   羿星椋一愣,“小说上写什么了?”   “我们宛州坊间的小说上都写,但凡英雄任务,当得小说主角的,浴血逃生之后,总是误入清泉,看见少女沐浴……我倒好,倒是误入清泉了,倒是看见美女沐浴了,却忽然钻出来项大兄这么一个白衣胜雪的兔儿相公,一边画美女一边调戏美女,根本没我什么事,好不容易那白衣胜雪的走了该我上场了,”他幽幽地叹口气,“看来是我没英雄人物的命啊。”   “想不到你读那么多书……”羿星椋说。   “博览群书不敢说,可我也……”西越武想给自己脸上贴点金。   “可是尽看这种蜂狂蝶浪的小说!”羿星椋凶巴巴地把后半句补上,好似一个训斥弟弟的老姐。   “起来!今晚看到的事情如果说出去,叫你走不出这片戈壁!”羿星椋站了起来,没好气地在他腰眼踢了一脚。   “哦,”西越武爬起来,拍了拍屁股上的沙子,“叫我说我也说不明白啊,我没听懂。”   “老老实实站在这里,我换衣服……你还瞪着眼睛干什么?你眼睛已经够大了!闭上!转身!”羿星椋怒气冲冲。   西越武只好转过身去,听着身后窸窸窣窣的细响。   “人家看得,我就看不得?”他接着嘟哝。   羿星椋没好气地在他脑袋上拍了一巴掌,“你这个小色棍,满眼色迷迷的,那人我当然不怕他看,他看女人的眼神,和看一块石头没区别。”   “我就满眼色迷迷的?项大兄就是看女人如看石头?人家不但看,人家还画了留念嘞!”西越武不服。   “我换好了,你可以回头了,看看他画的是什么。”羿星椋叹了一口气。   西越武这才转头认认真真地看了一眼项泓留下的美人入浴图,那是一幅青墨写意,淡墨作水,浓墨勾形,笔意粗疏空旷,却又栩栩如生。天高无际,远山峻峭,灌木围绕着一池清泉,碎花如萍漂浮在水中,袅袅白汽中……一只白色的小小鸟儿踏着碎花,舒展双翼,离水欲飞。那仅有的一丝唇红用在鸟儿的脚腕上,一丝丝红线把鸟儿的双脚紧紧束在一起。   “我还以为项大兄好厚的脸皮,原来画到光身子的女人也会拿只鸟儿来代替,隐晦得很……隐晦得很!”西越武啧啧连声。   连他都能看出那只鸟就是羿星椋,因为那双深邃又澄澈的眼睛,如星光破云,和羿星椋那一刻的眼神一般无二。   “那种鸟……就叫星椋。”羿星椋幽幽地说,“对了,你认识那个人?你说他叫什么名字?”   “项泓项大兄啊,路上遇见过,现在帮宛州一个叫‘写经堂’的字号画地图,以前当过大夫,当过茶博士,还在当铺混过……”西越武唠唠叨叨地说。   “哦,项泓。”羿星椋理了理额前一缕细长而湿润的头发,轻声重复了这个名字。   “今天的事情要是说出去……”羿星椋目光森冷,黑纱遮掩下的漂亮脸儿怕是也线条生硬。   “知道知道,死路一条。”西越武耷拉着脑袋。   两人骑着骆驼回来,一路上羿星椋重复了无数次,西越武耳朵都起茧了。他心里说何苦呢,郡主姐姐你一句话,刀山火海也去得,喊打喊杀的,就伤了感情。可一路上羿星椋始终冷冷地看着月光下远方连绵的沙丘,蹙眉沉思,对他丝毫不假辞色,隐约有股气氛压得西越武透不过起来。他也有点怕,想起萧子陵说的,这女人莫非是戈壁上的大马贼?杀人不眨眼的。   “不要觉得我是女人就会心慈手软,我所以不立刻杀你灭口,只是你的几个朋友没你那么傻,你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只会坏了我的事。”羿星椋伸手一掌,重重地拍在他头顶。   “又打我头……都说我傻了,还打?”西越武一缩脑袋,捂住头。   “你这种废物,也敢来戈壁滩上混饭吃!”羿星椋鼻子里重重地一哼,扭头走向自己的帐篷,“回去自己想明白怎么说!如果你保守秘密,到了羿见城,有你的好处!”   “羿见城?”西越武一愣,是个完全陌生的名字。   “好处?”他又想,“能是什么好处?该不会是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注:如果您发现本页面有问题请在下留言,我们会立马来给您处理!如需要小说也可以在下面留言提交给我们,我们会为您添加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