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桑小说

序章一 逆神 6

    序章一 逆神 6 (第1/3页)

      “那是‘神照’,幻术的极致,‘神照’不是完全由我控制的,会让人看到自己内心里最关心、最渴望或者最恐惧的事。我在放下那枚血髓玉的棋子时引发了‘神照’,之后我们两个都入局了,我没法停止,一直要坚持到结束。”少年长长地出口气,“我犯了个错,没有想到幽先生的心智如此坚韧,在‘神照’之中,面对自己内心最恐惧的事,仍能拔刀。我那时候全神贯注,自己也动不得分毫,只能动动手指罢了。谢谢幽先生在最后一刻留手不杀,否则我就被杀在自己设下的第一重幻境中了。”

      “我不杀你,只是要留着你问一句话。”幽长吉直视少年的眼睛,“我在幻境中看到的一切……”   “都是真的,”少年打断了他,“我说过,‘神照’不是由我控制的,会让人看到自己心里最关心、最渴望或者最恐惧的事。那个幻境在你自己心里,是我进了你的心里,而非我设局让你进来。”   “是么,那就是我的心……”幽长吉低声说。   “幽先生,你是见过启示之君的。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他的身份?你有没有想过他为什么要为天驱指引道路?你有没有怀疑过他根本不是为了拯救而来?”   幽长吉默然。   “这些你都想到过,所以你在‘神照’中看到了那一切。”少年叹了口气,“你太聪明了,你所猜的,都猜对了。”   两个人都没再说话,各自低头想着什么。   “好了,认赌服输,棋盘上我是输了,你可以杀了我,再进山,但我说了,你不是我老师的对手。你可以拼死去救启示之君,如果你真的还愿意相信他是为了天驱的未来而降生的。”少年举杯,“但我不想死,如果可以的话,留我一条命。幽先生你是一个英雄,我敬你。”   他仰头一口喝干了。   “可以问你借一口酒喝么?”幽长吉问。   “我没付钱的。”少年伸手,“请随意。”   幽长吉给自己满满地倒了一杯酒,端着酒杯静坐了很久,仰头也喝干了。他站起来把刀收回皮囊里,把皮囊背起,起身出门。   “谢谢大宗主。”少年笑。   “不用谢我,我没什么理由杀你。”幽长吉站住了,并不回头,“你也不想真的对付我。你这样的辰月教徒我从未见过,为什么这么做?”   “我说了啊,我加入辰月教并不是想变成什么神的使者。我只是想学习。”   “屠龙之术?”幽长吉摇头,“世上真有这种术。”   “有啊,”少年笑,“我快要学会了……不过我真的想学的,是怎么当一个人。”   “好自为之吧,我想我们不会再见了。”幽长吉大踏步走进了风雪中,很快,他的背影就被雪幕遮挡了,他是去向有马小镇的方向。   不知怎么的,老瓢觉得离去的时候他的背影没有来的时候挺拔了。虽然还是那样步伐矫健腰杆挺直,但是好像很累,很孤独。   少年一个人还在默默地喝酒,直到第四壶酒喝完才拍拍胸口长出了一口气。   “天呐……这个人的棋艺……怎么这么个强法?”他喘着气,“还以为只是个舞刀弄剑的蠢人而已……”   已经到后半夜了,老瓢坐在火盆边,整晚上没有合眼。他觉得什么事情正在发生,大得让他不敢想像,可他不想知道那是什么事,因为那件大事透着可怕。他只希望后半夜就这么平平安安过去。   少年倒轻松得很,一边喝着酒,一边哼着歌。   天空里传来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注:如果您发现本页面有问题请在下留言,我们会立马来给您处理!如需要小说也可以在下面留言提交给我们,我们会为您添加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