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桑小说

序章二 弑君

    序章二 弑君 (第1/3页)

      “又过了一年啊,还不建功立业,可是会越来越老的。”白衣公子站在十字街头,漫天飞雪中,喃喃自语。

      这是胤喜帝九年的冬天,十二月七日,太傅谢奇微的寿诞。   已经入夜了,白衣公子立足的地方距离灯火通明的谢家大宅只有一百步的距离。他背着手站在风里出神。   “太傅”是“三公”之一,地位在“九卿”之上,仅次于“太师”,是辅助皇帝的重臣。   大胤朝立国后分封了大大小小几十个诸侯国,数百年兼并下来,如今还剩下十六国。诸侯割据一方,皇室真正可以发号施令的,只是中州南部的“王域”,帝都天启城就坐落于王域中央,太清宫又坐落于天启城的中央,是帝朝权力的心脏。   皇帝关爱诸侯,诸侯尽忠皇帝,君臣各安本分。无论是不是摆出来的姿态,皇帝和诸侯间的平衡也维护了快七百年了。   可一头桀骜的猛狮忽然将它的爪牙插进这颗心脏,东陆政局忽然就面临了崩溃。   越州的诸侯国“离国”,原本在皇室的眼里是个微不足道的南蛮小国,却出了一头咆哮东陆的雄狮。离侯嬴无翳少负勇名,狂悖尚武,不惜勒索百姓也要扩军备战。喜帝六年,嬴无翳引以为豪的五千“雷骑”轻装翻越锁河山,进入毫无防备的天启城。嬴无翳推开太清宫的宫门一直走到喜帝面前,默默地听完皇帝的怒叱后,平静地说,“好好抓着玉玺,别打碎了。我用得着。”   旋即,嬴无翳在锁河山下的八鹿原,集中“赤旅”精兵五万人,击溃了闻讯赶来勤王的十五国联军。   联军战败的消息传到各国,所有人都明白了一件事:这个叫做嬴无翳的男人已经接掌了帝都的权力,在十六国诸侯中脱颖而出,把一个叫做“霸主”的尊号加在了自己身上。   “诸侯霸主”,“南蛮狮子”,“威武王”,嬴无翳。   历史进入了这个男人的时代,命运之神将吉光笼罩在他身上,他的军功武德如日中天。   诸侯们立刻撤兵,献表给嬴无翳以示认输,而后约定吉日,以“太牢”献祭于天神,诸国使者共饮一口血酒,签下盟约,共同推举嬴无翳为“天启守护使”,把“守护”皇帝的责任交给了这头狮子。一听说诸侯们撤兵了,皇室大臣们连夜行动,只怕晚了一步无法表示自己对新主子的一腔忠贞,于是嬴无翳的案上堆满了皇室大臣献上的表章。嬴无翳是个很无所谓的男人,懒得拆看,叫随军长史记下信封上的名字,就把这些东西都付之一炬了。   他返回帝都,凡是写过信的,就提拔重用,凡是没写信的,就革职。   有个言官一直想要在史书上留名,可惜才具不够,当了二十多年言官也没被提拔过。看到嬴无翳称霸,大胤朝国将不国,于是想要投河殉国,但是又觉得这样虽则能在史书上留名,却显得太过懦弱。辗转反复之后,他决心舍得一身剐,让自己变成爱国忠君的万世楷模。于是写了一封信痛骂嬴无翳,从嬴家祖上一直骂下来,洋洋洒洒数万字,言辞义烈,慷慨豪迈。做完这些他就穿上朝服在家里等死了。没料到几天后传来消息,他被提拔了。死里逃生的言官一头雾水,他当然不可能知道,这是因为他的信被随军长史错当成效忠的表章了。不过痛定思痛几日之后,他也不想死了,于是就收拾一下上任了。观点也变化了些,常对人说嬴无翳虽然有亏臣节,但是气度还是很大的,可能会是一代明主。   帝都的权位变迁,“太傅”却还是谢奇微。   谢奇微军旅出生,先帝时数次平定叛乱,有些战功,不过跟同辈比起来倒也说不上功勋卓着。   但他身体很好,活得很长。当年一同征战的同僚们一个个都因病辞职甚至死去,谢奇微却活得越来越精神。他极其注重养生,每顿饭后两手各抓五枚铁弹揉搓,在廊下走五百大步,之后深呼吸,大喝三声“好好好”,中气十足。这样的老臣皇帝不能弃之不用,谢奇微的位置就稳步上升,年岁越大,他的门生也越多,地位也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注:如果您发现本页面有问题请在下留言,我们会立马来给您处理!如需要小说也可以在下面留言提交给我们,我们会为您添加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