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桑小说

序章二 弑君 3

    序章二 弑君 3 (第1/3页)

      嬴真比醉醺醺的息泯更有些眼色,急忙摆手,“这些先不说,先不说,难得太傅寿诞,大家要尽兴而归。喝酒喝酒。”

      他率先喝干了,却看见息泯拿袖子遮着脸,对他暗暗比了个眼色。   叶雍容冷冷地扫了他们两人一眼,那是杯多数女人不敢沾唇的烈酒,不过要用这种伎俩来威逼云中叶氏的女儿,未免小看人了。   “云中叶氏一门虎狼,没有男人,也没有女人。”大胤有名的风炎皇帝这么评价这个家族。   她一仰头,喝干了,翻过杯底,一滴不剩。   酒入喉像是有道暖流,融融地化在心口上。叶雍容今晚一直克制着不喝酒,不过作为云中城里有名的酒徒,喝酒本身还是件开心的事情。她把杯子重重地顿在桌子,看着嬴真和息泯,面冷如霜。   “要换大杯么?”叶雍容问,她自负喝倒这两个男人之后自己还能拔剑把一只飞空的蚊子斩作两段。   嬴真和息泯的脸色都有点难看,蛮族美酒青阳魂,这可不是闹着玩的,这酒酒劲之烈,足以喝死人。   “叶将军好酒量……好酒量,慢饮慢饮,我们去那边转转。”息泯拉着嬴真起身。   舞姬又换了一拨,太傅家存的荡妇娇娃看起来还真不少,不禁让人有点怀疑太傅是否真的那么好养生了。先前的舞姬没退场,都杂坐在客人中侍酒,身上的轻纱被扯得零零落落,酒后的淫声浪语不时传来。几个家主喝得太多,搂着舞姬倒在毯子上,立刻就有家奴进来把舞姬和家主一起送进后堂歇息。   嬴真明白其中的意思,看来谢太傅是要给客人们一个放浪形骸的机会。他心里如同有个猴子在抓,一下两下三下,不由自主地又走到叶雍容身边偷看。叶雍容仍旧坐得笔直,可冰封的脸上已经解冻,乳白的肌肤下泛着红晕,越发的诱人。   “这药当真有用?”他压低声音问旁边的息泯。   “东陆第一的‘苍蝇腿’。”息泯说。   “这名字怎么起的?这叫难听。”   “苍蝇腿苍蝇腿,挠在心里……痒啊。”息泯露出猥琐的笑来。   敬酒时息泯的眼神,是说给叶雍容的酒里下了药。息泯在这群贵公子中吃得开,是因为他总能弄到些无色无味的春药,偷偷下在仕女的酒里,借着机会寻欢。他的药药效就像是醉酒,所以事后往往都被认为是酒后乱性,仕女们也不好声张。   旁边一个家主酒性大发,在舞姬雪嫩的脖子上咬了一口,舞姬扑倒,露出一截雪玉似的大腿,一声娇吟,魅惑得叫人骨头都软了。叶雍容忽然有些吃力似的,用手撑住桌案,鬓边一滴滴细汗涌出。   “叶将军!”嬴真大喜,几步跳过去环抱了叶雍容的腰,“叶将军醉了,快来人,我送叶将军回后堂歇息。”   他使劲蹭着叶雍容的身子,去闻她身上的味道,心里真像息泯说的,几百几千条苍蝇腿在挠。   “放肆!”叶雍容忽地怒吼,她一把把嬴真推了出去,而后猛地抓起他的衣领,像是刚才把酒杯重重磕在桌上那样,用力把他“磕”在地毯上。   嬴真也很有些刀术和马术的底子,不过从来都是他抱着仕女按在地下,从没有被仕女抓起来按在地下的经历,一时间傻了,双膝不由得一软,跪在叶雍容面前。   息泯心都快从嗓子眼儿里跳出来,“我早说带刺的花儿不能碰,这下子可完了!”   这还不算完,叶雍容冷着脸,手中切肉的银刀一转,反手握着,往地下狠狠地一扎!满堂惊呼,不过这一刀并没有扎在嬴真身上,而是把他的衣角死死地钉在地上。叶雍容转身从旁边桌上一捞,满手的肉叉、银刀和钎子。嬴真只看着那一袭红衣围着自己闪动,等到他明白过来的时候,一圈烤肉的家什把他那件华贵的长袍的每个角都钉在了地上。   此刻他想要站起身来闪避一下都不能了。   叶雍容站在他面前,冷冷地一掌挥下,结结实实煽在他面颊上。   满堂骚动,舞姬和客人们搂在一处哆哆嗦嗦,大家是来庆贺太傅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注:如果您发现本页面有问题请在下留言,我们会立马来给您处理!如需要小说也可以在下面留言提交给我们,我们会为您添加上。